分享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创新
微生物组如何改变你的肤质?
一起了解强生如何以创新的方式,发挥有益微生物的作用,帮助人们从婴幼儿时期开始保持皮肤健康。

近期,越来越多的媒体都在报道或关注微生物组 (Microbiome)——一个由无数存于人体体表或身体内部的微生物构成的,为我们的健康保驾护航的生态系统。

强生在微生物组方面的研究兴趣可以追溯到成立初期。 1887年,强生成为首家大规模生产无菌纱布、药棉和外科敷料的公司,帮助保护病患免受有害细菌侵害。相应的,这帮助提高了当时美国住院病患的存活率。

经过长期研究,强生的科学家们开始发现,许多细菌对身体也可能是有益处的。

“从目前我们已知的来看, 这些有益菌及其多样性的存在,帮助我们维持肌肤的免疫屏障,保护我们免受感染,”——来自强生消费品研发的金佰利·卡彭(Kimberly Capone)博士解释说,“对强生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要确保生产的消费品是有效且温和的,它们不会消除人体所需的有益微生物群, 而会保留它们并促进再生,以保护我们肌肤的健康。 ”

今年5月,围绕这个主题研究,强生创新中心支持了一场创意挑战赛。该挑战赛特等奖获得者,将有机会获得强生创新中心孵化器JLINX为期一年的支持。JLINX位于比利时,用于孵化早期医疗健康初创项目。

与此同时,生物科技公司Phagelux近日宣布,与强生消费品达成协议,合作开发一款或多款产品,通过微生物组改善肌肤健康。该公司专注噬菌体及其衍生的生物技术的开发和商业化,可以有选择性地消除有害细菌,并不影响有益健康的微生物组。

正如上述合作所揭示的,近期,强生积极研究有益菌在健康及皮肤护理领域应用,在运用微生物组改善皮肤护理方面走在前列。



始于婴儿时期的健康护肤之道

强生®婴儿品牌的最小使用者是婴幼儿。2009年,卡彭启动强生消费品微生物组研究时,她和研发人员就是从了解婴儿的肌肤状况开始的。

“母亲希望提升宝宝的免疫力和抗感染力。”卡彭解释道,“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探索皮肤微生物在人的一生中如何演变, 以及如何使我们的产品、日常操作等与之匹配。”

今年三月, 卡彭及其团队在美国皮肤病学会年会上展示了研究成果:婴儿出生后第一个月,皮肤中的微生物多样性即显著增加,使用强生婴儿沐浴露、婴儿洗发露和婴儿润肤露对于此多样性的健康发展没有产生副作用。

换言之, “这意味着我们的产品并不影响婴儿肌肤中微生物组的自然发育。”卡彭解释说。

这种微生物多样性的健康增长十分重要。“研究发现,成年人的微生物组一般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我们希望帮助人们从生命早期开始就拥有健康的微生物组。“卡彭说。

强生的一些护肤产品也可以帮助改善成人的微生物组。今年4月,卡彭在一个皮肤病学研究学会的会议上公布了相关研究结果。 她还提到,在研究中发现,在湿疹患处微生物的多样性不高,但是,当多样性开始提高时,也是患处开始愈合时。她认为相关产品有助于保持肌肤微生物组平衡,对改善皮肤瘙痒、干燥等有帮助,从而为保持和促进肌肤健康发挥了积极作用。

强生消费品致力于在微生物组领域深入研发, 探索运用其维护和促进健康的方法, 从而“为消费者带来创新、科学的前沿产品和解决方案。“卡彭说。



用实验室“工程”培养的细菌治疗痤疮

一次濒临死亡的经历让托马斯·希契科克(Thomas Hitchcock)感受到细菌的威力。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expand

一位来自Xycrobe的科学家观察细菌生长情况

“当我从事组织工程学和基因治疗的博士后研究时,曾因为一次轻微的感染而住院。由于使用了错误的抗生素,感染升级成了肺炎,”希契科克回忆道,“这教会我尊重微生物,也让我意识到治疗各种感染应更具针对性,而不仅仅是将抗生素作为唯一的解决方案。”

希契科克是Xycrobe的首席执行官,这家初创公司位于强生在圣地亚哥的JLABS,JLABS专注于帮助医疗初创公司,寻找和研发创新医疗解决方案。

希契科克采用了微生物治疗的方式来治疗痤疮。多年来,人们普遍认为由于皮肤“不洁”沾染到痤疮杆菌从而引发痤疮,因此痤疮患者常常使用清洁、搓洗皮肤,并在局部涂抹抗生素等手法,以期消灭这些让人烦恼的小疙瘩。

事实上,并非所有的这类细菌都是有害的。希契科克说:“人们过度清洁肌肤,去除有害菌的同时,也消灭了有益菌群。可能导致机体对治疗产生抵抗,或形成耐药性。“

这容易形成恶性循环,使痤疮变得更难治疗,患者因此使用更激烈的方法进行干预,进一步加重了症状。

一些患痤疮的人可能存在易感体质,导致皮肤难以产生足够的抗炎症化合物,而且皮肤表面的微生物组中,可能有不同的细菌刺激了痤疮的生长。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希契科克表示:“深入研究发现, 一些患痤疮的人可能存在易感体质,导致皮肤难以产生足够的抗炎症化合物,而且皮肤表面的微生物组中,可能有不同的细菌刺激了痤疮的生长。“

此外,Xycrobe的团队发现,想要真正消除痤疮,药物需要直达肌肤深层,而现有的治疗手段往往停留在皮肤表层。

为此,Xycrobe从健康肌肤个体中培养出一种亲肤的细菌并将其命名为Xycrobes。这些有机物可以从皮肤表层死皮细胞开始,层层进入到肌肤深处,并吞噬掉皮脂腺所产生的多余油脂,同时释放抗氧化剂和消炎介质,从而防止痤疮生长,并减少致病菌的有害影响。

这一过程最终促使有益菌得以生长并促进皮肤的健康。结论就是,消除痤疮并非一味地对抗细菌,而是要与肌肤的微生物系统地合作。

这家初创公司最近与强生消费品进行研发合作,其抗痤疮产品正进入测试阶段。

“我们想要改变痤疮的治疗方式,” 希契科克说,“理解身体与皮肤微生物组的相互作用,从而提供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expand

一名来自S-Biomedic的科学家准备生物标记实验

发挥有益菌的作用

另一家公司S-Biomedic, 也积极致力于为治疗痤疮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他们的想法是:要摆脱这些恼人的小疙瘩,可以考虑用治疗痤疮的菌群。

自S-Biomedic今年加入JLINX 以来,团队一直积极研发一款护肤产品:一种提高有益菌水平的抗痤疮凝胶。
“首先,我们会清理掉有害细菌,“S-Biomedic的首席执行官维罗妮卡·奥多娃 (Veronika Oudova)说道,”当痤疮患者皮肤洁净度提高后,我们会引入不同种类的有益菌,并为它们提供有利生长的环境。拥有多样性非常关键——对肌肤有益的菌群越多,肌肤环境就越趋向稳定。“

将细菌应用到皮肤上的方法可能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但奥多娃认为这或将成为美容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S-Biomedic产品中的细菌直接取自健康的面部皮肤,充分发挥其已充分适应面部生态环境且富含多种不同天然有益菌株的优势。该团队认为,这将有助于微生物迅速、高效地作用于面部皮肤。

她说:“一大突出优势是, 细菌已经存在于我们的皮肤,它们不断繁殖并与其它分子和细菌相互作用,形成了肌肤的一个生态系统,从而造成各种健康或敏感肤质的差别。我们在研究哪些菌群对人类是有益的,并将它们甄选出来进行培育,从而优化我们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