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媒体报道
以创新在商业和公益间寻求平衡
以创新在商业和公益间寻求平衡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专访强生全球公共卫生总裁Jaak Peeters

强生创造出来的商业帝国,是众企业的膜拜对象,任何一个举动都会引发潮水般的议论,甚至海啸般的模仿照搬。2016年,强生成立了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虽然之前就涉足公共卫生领域,但单拉出来成立一个与其他商业部门平起平坐的新部门,势必会影响到整体业务板块的划分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近日,强生在中国发布2017年度《健康与可持续发展报告》,分享企业在根除和预防疾病,重塑医疗保健服务提供方式及促进终身健康和福祉这几个领域的工作进展。 为了进一步了解强生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在根除和预防疾病方面的运作方式,记者采访了强生全球公共卫生总裁Jaak Peeters,听他详说强生在公共卫生领域的发展理念及工作重点。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expand

强生全球公共卫生总裁Jaak Peeters

将药品交付到低收入患者手中

为人类健康事业的发展带来深远意义的改变是强生的愿景,在这个愿景中,力图为一些最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每个人都能分享重大创新成果,在同一时间内将重大创新成果交付到全球患者手中,更是重中之重。Jaak Peeters告诉记者,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的设立就是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一愿景。

记者了解到,目前,强生很多的研发、生产都跟公共卫生紧密相关,如生产针对耐多药肺结核的药品,研发生产针对艾滋病的长效针剂和疫苗,以及研发针对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灭活性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疫苗等等。

“这些产品在拯救生命、提高治愈率、改善患者生活质量、遏制病毒传染等方面都有巨大价值。尤其是对低收入国家和低收入人群而言,他们医疗资源相对匮乏,很少受到社会的关注,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将价值最大化,给这些患者带去新的希望。” Jaak Peeters说。

药物研发生产需要消耗企业大量的人力物力,而公共卫生领域回收成本慢、利润率低,对于一家以商业为主的公司而言,无异于把钱打水漂。不过,Jaak Peeters表示,强生的与众不同就在于此,“我们决心要把重大创新产品交付到低收入患者手中,让低收入人群、低收入国家都可负担、可及。”

创新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

针对低收入国家和人群,传统的慈善方式以捐赠为主,它最大的弊端是难以形成长效机制。强生力图通过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创新的商业模式,在公共卫生事业与公益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持续不断地为低收入国家和人群提供药品。

Jaak Peeters说,新业务模式中要保障财务的可持续性,即要把研发及经销成本收回,如何收回?主要靠新业务模式中的3个要素:

一是,通过推动慈善人士与慈善团体开展公益捐赠支持成本高昂的研发与临床试验。如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经过前期审查,如果他们认可强生某一款新药或者新治疗方案的价值,就会提供资金支持临床试验。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类似的机构还有很多,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英国惠康基金会、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开发局等也会共同出资支持强生在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些重要产品的研发。

二是,政府会提供一些针对公共卫生产品开发的激励机制。如在美国,政府会为针对重大公共卫生疾病的而非商业盈利目的的产品设置快速审批通道。这样一来,相当于间接性地创造了更多价值。

三是,不仅仅以捐赠的方式实现产品的可及,还通过销售渠道去实现可及和成本的回收。在定价方面,强生会采取分级定价,对于低收入的国家,价格会低于中高收入国家,以满足不同收入国家患者都有药可用。

如此一来,才可能实现强生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的财务的可持续性,进而支持公司的进一步研发。Jaak Peeters强调,强生全球公共卫生事业部的目标不是追求利润,而是回收成本,并再投入到研发中,以期医药创新在公卫领域的可持续性。

分享

分享到微信

欢迎关注强生中国官方微信账号, 时刻了解最新动态!

expand

携手中国对抗耐多药肺结核

此次Jaak Peeters的中国行日程排得满满的,拜访了多个合作伙伴,耐多药肺结核是其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相比现在的治疗方案,强生研发的新药贝达喹啉能够大大提升治愈率、降低死亡率,可以拯救很多人的生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治疗方案。” Jaak Peeters说。

据他介绍,强生已经与盖茨基金会、北京胸科医院共同发起了“新药引入与保护项目”,使更多患者能用上针对耐多药肺结核的新药贝达喹啉,同时加强药品的规范使用以避免贝达喹啉在使用过程当中产生新的耐药。项目开展4个月以来,已经有6个结核病定点医院参与其中,收治了104名耐多药肺结核患者,预计在2020年中期达到100家,累计治疗4500名耐多药肺结核患者。与此同时,强生还在提高医生诊疗水平、搭建不良反应监测和远程会诊平台,以及优化治疗等多个方面做出了有益探索和努力。

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在中国有58000多患有耐多药肺结核患者,目前只有10%的患者在接受治疗,80%的患者没有被确诊及治疗。对此,强生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合作,共同发起“主动发现病例项目”,探索提高贫困地区肺结核发现水平的有效方法。前期选定3个地级市作为“主动发现病例项目”的试点地区,覆盖人群一千万。

Jaak Peeters告诉记者,因为耐药肺结核的治疗不是单独用药,需要现有几种抗生素联合用药,且用药时间较长,强生还在继续研究,以期研发出一款更为简单、更为安全,同时能够将疗程缩短,治愈率提高的新的治疗方案。

中国是全球肺结核以及耐多药肺结核的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耐多药肺结核的发病率居全球第二。Jaak Peeters 提出希望:“在‘新药引入与保护项目’中,强生会以捐赠的形式提供贝达喹啉,但也希望到了项目尾声时贝达喹啉能够进入医保报销目录,为更多中国耐多药肺结核患者带去福音,从而帮助中国对耐多药肺结核进行有效地预防与控制,为实现‘健康中国2030’做出贡献。”

  • 记者:王天鹅 来源:健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