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强生中国区主席宋为群:强生过去100年的成功源自美国,未来100年的成功将源自中国
专访强生中国区主席宋为群:强生过去100年的成功源自美国,未来100年的成功将源自中国
宋为群:强生133年的历史,可以说过去100多年的成功是植根于在美国的成功。展望未来,在当今世界发展的趋势下,强生未来要继续保持成功,在中国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提起强生,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强生是靠手术缝线、无菌敷料等医疗用品起家,旨在推动世界无菌手术事业的发展。随后,强生的业务领域逐渐扩展至制药和消费品领域,著名的感冒药泰诺就由强生研发,而最早进入中国市场的也是它的医药业务。1985年,强生在西安建立合资药企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开启了它在中国的旅程。

expand

强生中国区主席宋为群

自1985年进入中国以来,强生在华经营已经接近35年。这期间,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医疗健康产业欣欣向荣。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据统计,全国医药工业总产值从1978年的73亿元涨至2017年的约3万亿元,增长了410倍,远高于全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速度,是国民经济各产业中发展最快的一个产业。

作为全球最大的跨国医疗健康企业之一,强生中国区主席宋为群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进程中,我们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参与者,更是巨大的受益者。”

如今,强生在中国的业务涉及消费品、制药、医疗器材三大领域,在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杭州、西安等城市设立有办公园区、工厂及研发中心,员工约1万人。2018年,强生在华三大业务均取得了双位数的快速增长,是强生全球业务增长的重要引擎。

“未来,强生将继续扎根中国市场、持续投资,在致力于产品和服务的创新、研发、生产和升级,提供创新医疗健康解决方案的同时,与各方积极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式创新生态系统,助力中国从‘制造大国’转变成‘智造大国’和‘创新大国’。”宋为群强调。

中国是强生全球增长的引擎


《21世纪》:强生是较早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之一,如何看待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对未来中国经济有哪些展望?

宋为群:强生其实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早进入中国并且第一个在中国建厂的医疗健康企业。我们是1985年进入中国的,成立了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90年代,我们的消费品业务和医疗器材业务也进入中国。在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中,我们始终与中国的改革开放同行, 在华业务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在中国的三十多年时间里,强生始终致力于引进国际尖端技术,传播世界先进理念,助力中国医疗健康事业的蓬勃发展。比如,我们投入了大量资源帮助培训中国医生,尤其在肿瘤的微创治疗,心血管疾病和先进的骨科手术等方面,推进了中国临床医学事业的发展。与此同时,强生更是前瞻性地聚焦于如何与政府、医学会、大型教学医院及行业内的伙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从而帮助打造一个真正能够推进中国医疗事业长期良好发展、更好服务中国老百姓健康福祉的医疗生态体系。

那么展望未来,我们希望与中国政府、行业协会等不断地拓宽并加深合作,一方面引进更多国际先进的产品、技术、管理理念,另一方面将在中国打造端到端的研发生产体系、关注中国本土化创新,助力中国从一个“制造大国”转变成一个“智造大国”、“创新大国”。

《21世纪》:你刚刚说强生是中国迅速发展的受益者。那么回顾强生在中国的发展,强生经历了哪几个阶段?

宋为群:我觉得可分成两个阶段,分别是 “投资”和“投智”。“投资”指的是最早的时候我们是整体引进国外先进的产品、技术和管理理念,和中国政府及协会等一起研究更好的政策、法规以及医生的培训模式,这是一个发展阶段。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中国政府也提出创新是中国经济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在这样的新时代背景下,强生在中国的发展开始进入“投智”阶段,始终与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同步前行。

那么我们是如何创新的呢?第一,我们三个业务领域医疗器材、药品和消费品,每个部门在中国都建立了研发团队。目前中国有1万多名员工,其中约700名研发人员和科学家,开展针对本土、惠及全球的研发工作;第二,我们积极打造开放式创新生态系统,包括2014年在上海建立强生亚太创新中心,2019年在上海成立全球最大,也是亚太区首个外部创新孵化器JLABS,目的是实现与大学、科研机构、企业、科研工作者及创业者更紧密的合作,帮助他们更好更快地把创新性想法落地,转化成产品成果来服务我们中国的客户,并借助强生的跨国平台,将这些创新成果推向全球,惠及全球广大消费者。

我相信,在强大的创新能力支持下,强生会成为建设健康中国之路上举足轻重的合作伙伴。

《21世纪》:你怎么看待强生未来在中国的发展?

宋为群:强生133年的历史,可以说过去100多年的成功植根于我们在美国的成功。展望未来,看世界发展的趋势,强生未来要继续保持成功,那么在中国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首先,中国的经济发展势头良好,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且我们看到,中国还在不断深化改革开放,有巨大的可持续经济增长潜力。

其次,根据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战略部署,国务院提出了“健康中国2030”并出台相关建设纲要。这意味着未来十年,中国政府将在医疗健康领域加码资源投入,医疗健康行业会成为重要经济民生热点。同时,也是尤为重要的一点,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中产阶级支付能力的增强,中国老百姓对高质量和个性化健康服务的需求增长非常明显。在这样的需求刺激下,过去两三年间,中国医疗器械和药品,尤其是针对新产品的评审和引入速度都得到了显著提升。这为强生丰富的先进产品快速落地中国创造了良好的制度环境。并且,随着外商投资法的颁布和各级政府对良好营商环境的打造,我们对在华长久发展充满信心。

《21世纪》:未来强生将怎么布局中国市场?中国在强生的全球版图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宋为群:我们一直在讲中国市场对于全球发展非常重要,全球发展的增长引擎就是中国。在过去的一年里,强生中国的所有业务都呈双位数快速增长,是强生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已成为强生全球业务版图中的重要市场。

对于中国的本土布局,第一我们仍然会加大在中国的商业投入,让我们全球最先进的产品技术和服务尽早惠及更多的中国老百姓。在此基础上,我们会更加重视中国本土“智造”,加大生产投资。如我们刚在苏州投资了1.8亿美元,把外科的先进产品包括抗菌的缝线、治疗消化道和肺部肿瘤的微创产品等引入中国。我们在西安投资了近4亿美元,建立了22.6万平方米的大型的、创新的、综合性的制药生产基地,不仅仅为中国提供生产服务,同时也将辐射整个亚太地区。还有一个就是我们会加大内部创新研发,并且配合协调各方打造开放式创新生态系统,共同为建设健康中国做出不懈努力。

《21世纪》:强生是如何回馈中国社会的?

宋为群:从我们公司角度来讲,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争取通过我们产品、技术、创新来服务中国老百姓,回馈社会,关注人类健康福祉。在中国,我们和各类医学会、顶级医院、顶级专家建立培训合作体系,设立强生专业教育学院,真正帮助中国医生实现继续教育,学习并实施先进的医疗手术技术。此外,我们公司也大力支持和组织了多种公益项目和活动,鼓励员工积极参与志愿服务。比如,强生已与关注儿童唇腭裂修复的公益组织微笑行动密切合作多年,无论是一线员工还是强生中国管理者都坚持每年参与微笑行动,帮助关爱中国偏远地区唇腭裂儿童的健康生活。

此外,我们还参与兵马俑的保护工作。2000年,我们注意到有兵马俑长霉的情况,而我们恰好拥有非常好的科学技术可以帮助兵马俑除霉。如今,强生不仅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提供相关的研究设备和抗真菌制剂,还支持博物院培训科研人员,建立了国内一流的微生物研究实验室,切实支持中国文物保护工作。

创新是基业长青的护城河


《21世纪》:从1886年至今,强生也有100多年的历史了。这其中还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多次经济萧条,你觉得强生长青的秘诀是什么?

宋为群:强生1886年在新泽西州建立,至今已有133年的历史。也可以很骄傲的说,我们是基业长青。我们是全球市值前十名的公司,也是仅有的两家标准普尔AAA信用评级的公司之一。作为一家医疗健康企业保持这样的排名和声誉,充分证明了强生的企业生命力和成功的商业哲学。我觉得有两点非常重要。第一点,其实也是我们强生公司的精神支柱所在,就是我们的信条。信条让我们聚焦于更好服务我们的客户、 员工、 社区, 最后才是股东。它体现的是简单、睿智的商业哲学:做对的事,才能有可持续的回报。在强生公司历史上的许多重大决策,都是在信条的指引下做出的。我们今后还会面临很多复杂困难的决定,但是信条会给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断去创新。我们的全球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亚历克斯·戈尔斯基(Alex Gorsky)经常说,我们是一家拥有133年历史的初创企业。一方面显示我们的根基文化,一方面显示我们能不断地突破自己,去实现技术、产品、商业模式的创新。创新,是我们践行信条的行动力和竞争力,创新是我们基业长青的护城河。

数字医疗未来可期


《21世纪》:我注意到强生近两年一直在加强医疗器械的布局,比如去年收购了Orthotaxy公司。这是不是意味着强生看好手术机器人的未来呢?

宋为群:强生公司除了注重传统领域的创新,比如药品和手术器械的创新,对新兴科技发展也很关注,如3D打印、大数据、机器学习和手术机器人。我们对手术机器人一直是非常重视的。几年前,我们就与谷歌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开展合作,探讨如何研发手术机器人。Orthotaxy是我们收购的骨科领域的一个机器人项目, 最近我们也收购了肺癌治疗的手术机器人平台Auris。

机器人能帮助手术更加简单、可及和标准化。很多高难度复杂手术在手术机器人的支持下,操作会变得更为简单安全,同时能降低手术后的不良反应,这也包括如何更好地帮助病人术后康复等。这些对于病人的治愈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我们在手术机器人这块也有重要布局,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把这些科技和产品引入到中国,尤其是如何把这些手术技术更快更好地推广到三四线城市,让广大中国病患都能更便捷地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目前,手术机器人仍然属于新兴事物,费用成本相对较高,也需要医务人员不断培训和学习,更好地熟练掌握不断更新的先进技术。我相信随着技术的普及和进一步完善,未来手术机器人一定会推动人类医疗事业向前迈进一大步。

《21世纪》:我们正处于数字化时代,强生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

宋为群:我们主要从两个方面推动数字化转型。一是我们在国际上如何做数字化。其实手术机器人也是数字化的一部分,我们管它叫数字化手术,而不是简单地叫机器人手术。在这一块,包括3D打印和大数据,我们在全球层面都有很大的投入,也希望更多新的数字化产品能够引入市场。

另一方面,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中国在数字化领域是非常发达和领先的。全球有一半的电子商务是在中国完成的。中国在大数据、云技术领域也处于领先地位。这也给强生公司在中国数字化发展提供了很多合作机会, 并且这些合作的成果可以更好地帮助推动我们全球数字化的进行。